【周末特刊】躬耕不辍的墨香歲月——訪全國優秀教師徐文總

時間:2019-09-27作者:浏覽:2383

徐文總,男,196712月出生,安徽枞陽人,博士,教授。19917月參加工作,200311月由佳通輪胎公司人才引進到安徽建築大學工作。任材化學院高分子系主任,自2014年起任學術委員會委員,材化學院學術委員會主任,校“易海人才工程”學術骨幹,2019年被评为全国优秀教師。

  

他是實驗室裏一絲不苟的研究者,拿起書本也能循循善誘。世紀初與建大相遇,執教至今,十余年如一日,傳道授業解惑,堅守初心,“進德弘毅”始終未變。

身兼多職,忙碌成爲日常

七月初的一個深夜,結束了一個臨時的實驗,徐文總從學校驅車回到家,上樓進門,他已是滿頭大汗,借著微弱的光線,擡起手看了看表——指針剛好指向零點。

研究生导师,高分子系主任,任课教師等多重身份使这样的深夜加班显得不再特殊。十余年来,徐文总坚守在本科教学第一线,其每年的教学工作量均达到饱和。而作为研究生导师,指导學生的工作更显得没有定数——“七八点钟下班都是常事儿,”徐文总说,“你不可避免地有特殊情况或者实验。”

他的一位研究生說,我們幾乎是沒有暑假的,導師帶著我們做實驗,八月中旬才完成任務,滿打滿算,也就放了兩個星期的暑假。

 徐文總說,“我的研究生跟著我也很辛苦,但是他們還是很樂意跟著他學知識”。假期之于他,不過是暫離學校,換了一個工作地點。沒什麽業余愛好,也沒什麽時間享受生活,工作,成爲了他生活的主旋律。

付出總有回報,也正是對待工作的一絲不苟,嚴謹認真以及始終堅持對自己的高標准使得他從2006年至2018年,連續13年崗位考核均爲“A”,來自學校的肯定,也讓他對待自己的崗位更加負責,對待自己要求更上一層。

開拓創新,在變革中前行

在教学过程中,徐文总则更加注重知识传授转变为重视學生能力的培养。他利用自己特有的13年企业工作经历,着力培养學生解决复杂工程问题的能力。“我在工厂里待了13年,有一些东西是课本里学不到的,”徐文总颇为认真地对记者讲。开拓创新,重视學生的创新思维和个性发展是他一直以来教学的侧重。近年来,他先后指导學生承担各级创新创业项目20余項,指導本科生參與科研發表SCI論文6篇,成果頗豐;作爲研究生導師,其指導的碩士研究生王少卿、徐寶羚、汪曉玲成績突出,先後獲得國家獎學金。

在教學改革方面,徐文總以新工科和OBE教育理念为指导,积极从事教学改革,先后主持、参与“高分子材料与工程专业综合改革试点”、“校企合作实习实训中心”、“高分子课程教学团队”等省级質量工程项目5项。“我们要探索以學生为中心,以學生能力培养为导向的实践教学方法,加强工程教育与企业的紧密结合,遵循‘遵循由浅入深,由低级到高级,梯次递进’和‘实践、认识、再实践、再认识’的科学规律,构建‘工程认知’、‘工程实践’、‘综合创新’三个层次的实践教学体系,以科研促进教学。”谈起教学思路,这位严谨的导师滔滔不绝。

傳道授業,不忘潤物無聲

这是新学期的第一次课,他所教授的专业课程的课堂上上,學生都在认真听讲。“我对學生的要求很严格,上课不能玩手机是肯定的,笔记一定要做。”

任教初期,徐文总并不了解學生的心理,在对待學生的学习问题上心里存在着不可忽视的忐忑,在长时间于教学岗位上的摸索与锻炼中,他逐渐形成了自己的教学思路与教学方式。

一批批學生成长起来,徐文总的教学方法也愈发成熟。“下课的时候可以和他聊天,上课时老师很严肃。”在學生的心中,他是课上一丝不苟,原则性极强的“严师”,也是在课下可以相互交流谈心的“朋友”。

从教十余年,徐文总回忆 “不同时代的學生和他们的交流方式是要有一些改变,學生们都很配合我的工作,也很尊重我”。徐文总始终坚持将思想政治教育融入到课堂之中,在“传道授业解惑”之外,他更愿意用积极的,正向的价值观引导學生,让他们在课堂上,了解自己专业的发展史,感受我国高分子材料工程的探索与进步。

提到他的學生,徐文总津津乐道,看着自己带过的學生在高分子这一领域做出自己的成绩,“那是很自豪的,很有成就感的。”在他看来,教书育人的价值所在就是能够将知识与思想传承下去,“你做一个产品,做完就是做完了,但你培养一个人,他具有创造力啊,他能做更多的事情,这个价值是不一样的。”育德育人,服务社会,是他执教过程中从未改变的追求。

吾之所愛,三尺講台

秋漸過半,下午五點的理化樓一樓辦公室光線並不太好,他坐在會議桌前,雙手交疊,鏡片下的眼睛稍稍眯起,眼神銳利中帶著平易近人的溫和。

“当初从企业选择当老师,其实就是因为喜爱,热爱。”徐文总告诉记者,自己的父亲就是一名教師,“他教语文,那个时候都叫先生——私塾先生。”过去民办教師待遇不高,父亲始终坚守在岗位上,年逾古稀才放下书本,告别讲台。 那时候很自豪的事情就是,老先生获得了安庆市的优秀教師。”而今他自己被评为全国优秀教師,或许,父亲的坚守与热爱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他的内心。

在企業工作室,薪酬待遇還不錯,但是他心中一直有對教育的執念。“熱愛”二字——很多人被問及初心的泛泛之答,“的確,但是你要心存敬畏。”徐文總的眼神帶著不可置喙的堅定。于是,十三年之後的他,重拾起當年的教育心,帶著自己十多年的企業工作經驗,拿起課本,走上講台。這一晃,便是十六年。

回顾过往,很难再想起什么刻骨铭心的故事,最值得骄傲的莫过于桃李满园,皆结出硕果。十余年如一日,虽半生顺遂,倒也乐得忙碌难谈清闲。从企业到学校,徐文总用他的方式,传承父亲的育人之心,完成着对自己的寄托与期望。浅谈“热爱”,却也十分热爱。(作者:李畅 马萌洋;指导教師:周晨;审稿:刘瑾)

 

返回原圖
/